七月的风又是何时吹来


>请在观看案徒新更后接着看着篇。
>注意!两文无关联,但是都是现pa,设定一样。
>再一次赞美,案徒老师的文风我喜欢到骨子里,是没办法达到的高度。

   夏夜总是吵闹的,蝉叫声总是此起彼伏,电风扇转动着,吱呀吱呀的呻吟着。

    带着海味的风轻轻拂起纱帘,打在庄周的脸上。随后又转向屋内,茶几上的书被吹的哗啦哗啦响,笔记本的几页纸飞舞在空中,圆珠笔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庄周微眯着眼,吸食着风里潮湿的水雾味。

    “要下雨了,庄周。”
    他对自己说。随后向屋内望去,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但是好像什么也没少。

    “你想太多了,你最近有点累。”
    他又自言自语地说。

    想走向大门那里,出去走走。

    迈出了第一步,庄周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实感,于是他又迈开第二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牵动了一下,随着风的停止心跳漏了一拍。

    他转头看向乱糟糟的茶几,被风吹的已不成样子。庄周的脑子也乱糟糟的,他觉得应该有个人坐在那里,虽然看不见他的身影,但他一定在那里。

    最近越来越奇怪了,他想。为什么他总要准备两个人的物品,为什么房间里会出现第二个人的衣物,他好像缺失了什么记忆,但就像被这七月伴着水雾的风吹走一样,干干净净的,一点不剩。

    好想见到那个人。想法出来的那一瞬间,他被自己吓到了。奇怪。

    他又退回到窗口那里了,外面的世界迷迷糊糊的,什么都带着一层水雾的样子。

    庄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跳下去,全身都失去了重心。他又感觉到,风聚作一团,包裹着他……。

……

    “子休,子休……?”
    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庄周感觉有一双冰凉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阿缓,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嘿嘿……。”
    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从喉咙里挤出,咕哝咕哝的,对方能否听懂也是个未知数。

    “感冒了就不要总说胡话了。”

    “一定会找到的…。”

    四周突然塌陷下去,庄周感到额头上又传来一阵触感,与之前手的触感不一样。对方的触碰让他想起了之前触摸到的风。

    冰凉的,却又不失温度,让人感到舒爽。

    现在他第二次感受到了,真实的,一点也不假,就像七月的风一样。

    电风扇将头慢慢转向右边,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一本记满了医学知识的笔记本从床上掉落下来,落在床边的拖鞋上。

授权

评论

热度(8)

十月梦

綁文急切渴求中✍。
生活号。杰佣转:肉食性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