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皮兔文学(3)

@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
>灵感来自《Yunomi》

案徒和森书打算搬家了,弯弯曲曲的山路实在太难走,再加上森书最近想过吵闹一点的城市生活,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总而言之,要搬家了。

森书已经好久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地方了,交通拥堵,灯光灿烂,大街上满是森书听过但是没见过的动物。光标指示,汽车川流不息。

“哇啊——!!”
森书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恨不得把整个城市都装进眼里。案徒像溜着一个小孩子似的感到头疼。

房间的灰尘随着门的打开四处飞舞,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森书招呼案徒一起来收拾房间。
不想路上太累,行李并没有很多,简简单单就收拾好了。

“Eletro House——!!”
森书举起双爪在房间四处蹦跳着,案徒铺好床后看着他噗嗤笑出了声。

这里是时尚的中心,特意挑选这里也是森书费尽心思想到的。还是这种楼下就是酒吧的公寓。

虽然很讨厌这种地方,尝下鲜或许会不错。

森书说。案徒没有反对。

看着眼前太过于兴奋的恋人,疲惫了一天的案徒揉着眉心,有点后悔。

“要去酒吧?”
看着把自己打扮的又痛又亮的恋人,案徒又想笑又无奈的问。

“室内派从不出门!”兔子耳朵有点高傲的翘起,好像在宣布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好好好。”打着哈欠,案徒将自己的身体窝在沙发里,用脚轻踢了几下趴在沙发下打盹的伊布。

“只是这样穿很酷啦——!”

“……”

“?”

“噗嗤。”

森书又羞又气愤的换回了家居服,把脸埋在耳朵里怎么也不肯出来了。

“举起双手。”怎么也拽不开森书捂住耳朵的手,案徒几近想要放弃了。
露出来的是一个委委屈屈的脸,案徒在森书额头亲了一下。回报的是森书更加热烈的亲亲。

松开他的领带,现在就是机会!!森书突然恶意的想到。但是突然站起来的对方把他吓得不轻。

“怎么了?”
“太困了……我去泡点咖啡。”

“啊——————…………!”
今天也是没有得逞的一天。

授权

评论

热度(2)

十月梦

綁文急切渴求中✍。
生活号。杰佣转:肉食性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