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皮兔文學(2)

@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
>今天看到了案徒的網易雲有感。

陽光从窗簾縫中鉆了進來,照在兩坨還在睡熟的白毛球上。空氣里的灰塵也被照耀的清清楚楚。

森書蹭的从床上坐起來,眼睛都還沒睜開,悠悠蕩蕩的飄到浴室里開始刷起了牙。
被驚醒的案徒目睹著這一切,憋著笑意用爪子順了順森書亂亂的毛髮。

“早安。”

——於是一天便開始了。

今天是大掃除的日子,每隔一個星期就會有一次,這是森書的習慣。敏感的皮膚讓他一定要屋子裡保持相對乾淨。
已經出了門的案徒又探回來,“自己做真的可以嗎?”
“夫快去收集食材——!”
於是又被推出去了。

房子是兩兔一起建起來的,雖然是森書設計的,但是還是修修補補多了少了不少地方。
例如現在森書眼前這間緊閉著的房間,就是森書不知道的地方。

帶上口罩,提著螢火蟲小燈,森書輕輕的推開了門。

螢火蟲沖出紙罩,飛舞在這个小小的房間裡。照耀著整個房間。

一個放著很多唱片的房間。

森書驚訝極了,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案徒收集了這麼多唱片,堆滿了不大不小的整個房間。
他小心翼翼的挑了幾個,吹了吹上面的灰,灰塵讓他打了個噴嚏。

找到案徒平常使用的唱片機,森書跳上小高凳,晃著腿盯著唱片在機器里旋轉。

悠揚的音樂从機器里飛出,森書感到暖呼呼的感覺從頭上傳來。

他看到音符一個接著一個从機器里飛出來,圍繞在他身邊。

“是不是很棒?”

森書嚇了一跳,看到案徒出現在自己身後。

“夫什麼時候……”

森書跳下椅子,抱著案徒徒蹭了蹭。後者親了親前者的額頭。

“準備一下吃午飯。”

“好——!!”

音符還在不斷地从唱片機里蹦出來。今天也是暖呼呼的一天。

授权

评论

热度(1)

十月梦

綁文急切渴求中✍。
生活号。杰佣转:肉食性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