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皮兔文学

@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
已经是到了酷暑,本该是热的让一切生物该融化的时候,可是最近却一直阴雨绵绵。

七星瓢虫顺着一根藤蔓滑下来,看到了一个小木屋,这才明白原来这跟藤蔓是用来挂衣服的,大大小小的衣服整齐的挂在上面,甚至还有一床被单。

七星瓢虫恰巧落在正在收衣服的兔子头上,干脆就呆着一动不动了。

“森书,又在忙活什么?”它问到,兔子方才发现七星瓢虫呆在自己头上。

“好久不见,先生!空气有股潮湿的气味,我觉得要下雨了,就来收衣服。”森书回答道。

天气的心情说变就变,森书刚说完,雨就开始落在他的毛发上了。

“糟了!!……真倒霉!”

森书加紧了动作,七星瓢虫默默的飞走了。

待收完衣服,森书的毛发也变得潮湿湿的了。他抱着衣服,小跑步的回窝,溅起松软的土地上的水珠。

森书推开门,朝着空无一人的屋内问安,随后拿出了两条毛巾,一条搭在自己肩上,一条放在进门的木柜上。

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毛发,他又开始在屋里小跑着去泡热茶。

咔哒!
这是门开的声音和水热好同时发出的声音。

森书跑过去,看着屋内出现的另一只兔子,他已经完全湿透了,耳朵上的绒毛都耷拉着。随后低头钻进来的一只狗狗亦是如此。

“非常突然的下雨了。”
“湿透。”
在被森书擦着身上的水时,另一只兔子抱怨着。

“伊布也湿透了。”森书无奈的笑笑,回答道。

名叫伊布的狗狗甩动着身子,将水珠甩的到处都是。

“伊布!!——”

待一切收拾好后,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厨房里飘出浓郁的饭菜味。
森书站在厨房门外,扒在门框上向里面看着。
另一只兔子正在厨房内忙活着。

“案徒徒……,好饿。”
“马上就好了,去摆好一下餐桌吧。”

欢悦的气氛充满了这一整个小小的屋子。

……

“我开动了——!!”
“好好好。”

案徒揉了揉森书的头顶,顺带贪了把耳朵。
森书侧过头去亲了亲他的眼角。

授权

评论(2)

热度(2)

十月梦

綁文急切渴求中✍。
生活号。杰佣转:肉食性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