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们的新梗吗哈哈哈哈哈哈。

42:

笑他妈死


猫咪幽魂CatSoul:



扁庄圈不配叫圈,应该叫寺庙。圈友是僧友,太太是得道高僧,高产的太太是住持,再牛逼一点的就是神仙。像我这样的就是敲钟小和尚。产粮叫做化缘,没产粮叫做静思,打call就是敲木鱼。偶尔开个车那叫破戒,会被僧友们嫌弃。退圈就是还俗。看着闹市集会人头攒动,心里默念:你们这群拉郎配,我身后供的可是天美大佛,官方菩萨会保佑我们。
让你们看看王者荣耀第一清水cp寺庙的厉害。


逆子不孝

笑死了,全场最佳。

石火风灯:

*宇宙级ooc

cp信白/云亮

要命慎点


                                                                                            


*

赵云最开始对诸葛亮没什么印象,只知道此人从不来学校,成绩却一等一的好。

学校禁止早恋,周瑜仗着成绩好对象处得横行霸道,老师都睁只眼闭只眼,一票黄金单身汉嫉妒得牙痒痒。初中生把小学生,禽兽不如成何体统。

诸葛亮转进学校后周瑜成了万年老二,终年不得翻身。老二盯着成绩顺位表,锅有多黑脸有多黑,终于开始老老实实学习,没成天把小女朋友往学校周边带。

然并卵,老二就是老二。赵云觉得特别爽并由衷感慨:诸葛亮屌爆了。

向来是只闻其迅不见其人,快期末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了本尊。小伙贼帅,笑得温文尔雅春暖花开,哪儿都好除了发色有点膨胀。后来听说诸葛亮不来学校因为懒,来学校因为班主任太烦,一星期上门家访三次。

敢在大宝备面前撒野,诸葛亮屌爆了。赵云的小心脏砰砰跳。


*

韩信和李白家住的近,打小互看不顺眼,你抢我我抢你。家长有些无语,自家玩具箱怎么跟隔壁的越长越像。最后硬压两个熊孩子道歉,熊孩子哭哭啼啼嚷着对不起,大人一转头又打起来了。

总之就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高三暑假李白想整个拽点的发型,好死不死在同家理发店碰到韩信。他俩一番恶狠狠的鼻孔交流惊得理发师定在原地,交流完挑了离得最远的两个座。

李白觉得自己这么帅这么有型,驾驭萧廷的白长直不是问题。

韩信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他更英俊的人,没人比他更适合西门吹雪的白长直。

走出理发店他们正巧碰到,于是坚定地认为对方在洗剪吹途中偷回头,剽窃了自己的创意。

后来在同个大学同个寝遇到时,他们坚定地认为对方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又他妈剽窃了自己的创意。


*

赵云一度以为世界上不会有人染头染得比诸葛亮更膨胀了,直到他看到自己的舍友,白色兄弟。

诸葛亮拍拍他的肩:兄弟,我这头天生的。

是,亮哥说什么都对。

想到以后要和发廊两兄弟同吃同住,赵云胯下开始作痛。


*

李白跑出去喝酒,回来时过了门禁,远远闻到狄仁杰的发胶味。咋办咋办,他灵机一动call了诸葛亮,这老铁脑子转得快。

李白:亮哥,宿舍长亲自出马了就杵大门口,才刚开学我还不想写检讨咋办啊。

诸葛亮:氵衮,老子闭眼没几分钟。

李白:亮哥,衣服我洗。

诸葛亮:有子龙了。

李白:中饭我买。

诸葛亮:有子龙了。

李白:寝室我理。

诸葛亮:子龙会理。

李白:他是你家保姆吗。

诸葛亮:是。


*

李白:亮哥,我的好亮哥,论文我写。

诸葛亮:子龙……

李白:他跟我们不是一个专业的。

诸葛亮叹了口气,这李白真鸡儿烦:听着,接下来照我说的做。

先引起狄老板的注意。

李白走姿放肆,虽然夜里看不太清,他实打实感觉到胸口被狄仁杰的眼刀刮了几百下。

当着他的面翻墙。

卧槽,莫不是在坑爸爸。李白险些把耳机拔下来搓成一团扔出去喂虫子,转念一想:诸葛亮懒得很,为了论文也不会见死不救。于是他战战兢兢开始翻墙。

狄仁杰:大胆,李白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夭寿,差点就成功了。李白被点了名,僵在墙上。亮爷爷,救命——

把少白头扎高了,跟着你亮爷爷念。

夜色中,狄仁杰看到翻墙狗坐直了身子,淡定地望着他,高马尾被风吹得一甩一甩。韩信……?他有些迷茫了。

翻墙狗弯着嘴角:我韩某人,义薄云天。

我韩某人,一人做事一人当。

不服来寝室,我韩某人奉陪到底。


*

韩某人,好一个韩某人。狄仁杰冷笑。

韩信他麻烦大了呃。


*

赵云发现诸葛亮多了个狗腿子,到底是为什么呢。

韩信还没睡醒就被狄仁杰揪出去一通训,接着罚写检讨。他迷迷糊糊写了两千多字,边写边想:到底是为什么呢。


*

赵云:李白你少白头真鸡儿丑,gay里gay气的。

韩信笑得花枝乱颤,李白给了他一耳光。

赵云:韩信你跟他一家发廊里跑出来的啊,初中没毕业照着武侠片做的头吧。

韩信回手给了李白一耳光。李白:我他妈还没笑。

你亮哥也杀得很,怎么不说他?

赵云:亮哥是天生的,亮哥怎么样都好看。

这老铁没救了。韩信和李白摸了摸头顶,面面相觑。


*

韩信逮到李白盯着大马尾和韩重言这个艾迪搞事,逮了个现行,他把李白打了一顿,想是时候换个色号了。李白撇着嘴嘟哝谁他妈乐意和你一个色。

有种别冒充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头发拔光。

他俩相约去了当年的发廊,还是那个味,小哥的发型还是那么杀。韩信被带去洗头时李白偷偷拉过发型总监,把vip卡一塞:钱我出,给这老铁染个小羊皮316。

总监点点头,李白心满意足地走了。

韩信完事出来后朝着李白躺下的洗头床方向呸了几声,偷偷跑远了揽过发型总监把vip卡一塞:刷爷的卡,给这孙子弄个基佬紫,越基越好。

总监抓着两张金卡点点头。


*

踏进寝室的时候赵云觉得自己快瞎了,诸葛亮也要瞎了。

他们相视一笑,决定从今往后把寝室另两个人当屁。

我覺得我可能沒有心動。<3-4>

*超糟糕的到了月考前一晚上还不睡觉。

*暗搓搓大半夜发口糖((?

*依旧扁庄ONLY

*<1-2>



凍30%  子休叫你张嘴喝水


“呀,你醒啦?”身后突然冒出声音,纵使是扁鹊也吓得不轻。

“吓死了,还以为没救了。”

我倒不觉得你又被吓到。扁鹊翻了个白眼,想。转过身看去。


那人甚是好看,鎏金的眼睛半睁半眯着,看起来柔顺的绿发有几根顽皮的翘起。


他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他的眼睛就是用来看这个人。

他兴奋的可以吃下十只烤鸡。


待他仔细一想,不对,对方是男人。


他再仔细一看,没有血色的脸和凌乱的衣服,想必是个生活没有规律的人。

“庄周,庄子休。”

那人不打自招,扁鹊心生好笑。

“秦缓。”他寻思了片刻,决定不告诉眼前这人自己就是扁鹊,一来好逃跑,二来为了不以后生事。

“阿缓,是个好名字。”庄周侧着头笑了笑,“睡了这么久,过来吃点东西吧。”


走了几步后,扁鹊回头看去,河中那条大鱼不见了踪影,大概他是看到了幻象。


凍55%  鲲才是主角,张嘴吃冰水混合物。

“贵夫人不在?”

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扁鹊放下茶杯,问道。

“唔!……啊。”对方似是才从梦中惊醒,抬着头戳着自己的下巴,半天回答不出个所以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呢……。”庄周小声嘀咕。扁鹊没听清,只好再问一遍。

“阿缓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你说便是,我听着。”

——————————

从前有一个人,他为了守护一方土地四处奔波。一日他遇见了一女子,他们一见钟情。可渐渐的,他渐渐听不见爱人的声音,但别处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没有在意,每天用纸条传递。可有一天,或是爱人受不了了,离开了他,可他总觉爱人就在身边,但他却看不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他不解。一日,他再也察觉不到爱人的气息了。但他却日复一日的在等爱人回来。

——————————

“现在还在等吗?”许久,扁鹊开口。

“是的,他很爱她。”

扁鹊呼吸变得沉重,他深呼吸一口。缓缓地说道。

庄子休。

你可听说过心冻症


——TBC——

我覺得我可能沒有心動。<1-2>

*蹲池底吃了很久的粮来添加粮食。大概中篇完结,OOCmaybe。

*顺便感谢紫薯太太的粮,他很可怜的大家都快去投喂(((迷)。

*扁庄ONLY!我爱他们。HE绝对。原创人物有但是死亡较快。

*心冻症:对于所爱之人会渐渐看不见和听不见。


凍1%    子休还在睡觉,先吃铺垫。

   我偶然听到了鸟的哀鸣,死前的呼喊,我习惯了。但我总觉得不是哪只傻鸟吃了我的毒草一命呜呼,是有人刻意而为。到底是谁胆敢闯入我的毒地,好奇心驱使我前去抓住那大胆小贼。


  算是老顾客。我扯扯嘴角。是那个女孩——小枳。我当然不会刻意去记别人的名字,只是偶然在一个寻千金榜上看到的。我对悬赏金毫无兴趣,也就作罢。


  她似乎挺喜欢屠杀我院子里的鸟,杀完就跑。反正对我也没多大影响,我也就任了他去,可时间长了难免觉得厌烦,今天逮住一定要讲个明白。


  我拨开毒草看见了她,她这次竟然没有跑,倒也正好…。

  “你和我一样呢,先生。”她回过头,咯咯的笑着。

  “何事?”我皱眉,这孩子身上的气息令人难受。

  “不会觉得恶心吗…这个?”她举起地上血肉不清的麻雀,伸到我面前晃了晃。

  “……已经麻木了。”


  “既然这样,杀死我也很容易吧?”我没有料到她会说这样的话,一时语塞。“先生,杀了我吧。”

  “容我考虑一下,命不是廉价品。”


凍13%  看着进度条就知道了,张嘴喝水。

  小枳死在了扁鹊家门口,这是扁鹊没有想到的,可事实摆在眼前,她胸口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红,从后背刺入。一起他杀案,十分明显。

  鲜血凝固在石板上,耳旁哭喊声不绝,人群有增无减。愈是天明,愈是混乱。

  “这不很明显么,神医扁鹊,你干的好事吧。”

   “早就怀疑是他了。”“亏我以前还让他给我看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扁鹊想跑,腿却像灌了铅。他看到了这场议论的发起者——徐福。

  在逃跑中他被人从桥上推下,在落入水之前扁鹊似乎听到了小枳的声音。

  “了结我…。”


  扁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醒来时他躺在河边。

  他似乎看见了河里有只大鱼在愉快的翻腾。

  我应该是活在梦里,扁鹊想。

——TBC——

请和我结婚吧,轻子小姐!

  • 从标题知结局真的没关系吗!喂!

  • 又想吃上班族PARO又想吃女子松又想玩饭店梗的怨念产物。

  • 喂喂话说我已经没救了啊...!

>>>>>>>>>>>>>>>正在拼命加载中>>>>>>>>>>>>>>>>>>>

——————————S T A R T !——————————

  想和你约会,不要迟到噢。公司门口见。


  小松子在LINE上任性的甩下这句话后,留我一个人在电脑面前抓狂。挠了挠头,本来就没绑多紧的盘发更有一股飘飘欲散的架势。看来今天又不能回家画画了,我撇撇嘴想到。


  她果真带我去了那个店,那个她天天念叨多好吃的饭店。果然约会就是去吃饭。店所处偏僻,若是没挂上“豆丁太饭店”的招牌,应该没人会知道。破破烂烂的招牌上垂下一只蜘蛛,我有意躲开了一下。她紧握着我的手推门进去,很普通,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里面冲出来个秃头矮子,正用身上的围巾擦手。

                “欢迎光...哎,什么嘛,原来是小松子啊!自己随便坐吧。”

               “什么叫原来是小松子,这么不希望我来?!”

  他无视了小松子的话,转而看向了躲在小松子身后的我。

                “稀奇,带客人来了。那就去楼上坐吧。”

                 “竟然豆丁太这么说我们就不客气啦——!”


  从柜台后面狭窄的楼梯走上去,是铺着榻榻米的小地台。墙上贴着喵君的海报,我瞬间对这个店好感度增加了很多。就地而坐,我问她:“你经常来?”

                  “对,我常来。平常工作后在这儿喝上一杯啤酒,不觉得棒极了吗!要是轻子每天答应我出去约会就可以天天来这儿咯。”

  

  再这样下去她估计又会叽叽喳喳半天,我打断了她:“我来点单吧?”

                  “请便。”她露出她的职业笑容。


  我拿起菜单,尽量错开她不喜欢吃的东西和卡路里高的食物。“嗯,一瓶啤酒,一份寿司,一份烧卖,然后...。”

                   “关东煮DAYO~~~~。”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大叔手拿着点单提醒道。

                    “真的很想吃,可是今天没有胃口,下回再吃吧?去美国之前,我还会再来。”小松子一脸抱歉的对他说。

                     “美国?!小松子要去蜜月旅行吗DAYO?”

                        "我也很想啊——可伤脑筋的是某人还没答应。"听到这话我的脸渐渐变红——我们才交往不到半年!!


                        “肚子饿扁了,喂,豆丁太,快点做。”小松子粗鲁的叫道。

                         “知道了,混账。”

  小松子拿起毛巾擦拭双手,喝口水,松开外套的上两颗扣子。

                         “轻子觉得这儿怎么样?”

                          “唔,挺好的...。”

                          “喂,如果你把目光从那张海报上面移开的话我说不定会信。”

                          “呼呼....。”我无视了她的话,望着喵君出了神。


                         “啤酒和烧卖DAYO~~~~!”大叔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形状不一的烧卖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我开动了。”小松子提醒我。我连忙夹了一个吹吹放入口中,幸好不是太烫。好吃,我感叹道。软乎乎的肉馅入口即化,浓郁的肉汁在口中炸裂,却丝毫不腻味。

                           “这儿的烧卖真是天下一品。”小松子喝光杯中的啤酒,幸福的咀嚼着。

     一共五个,她三个我两个,真是吃的很好,我越来越期待寿司了。


                          “久等了,送的汤在这儿DAYO!”

    我用小调羹舀汤入口,很好喝,一股轻飘飘的感觉,很柔和。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一边喝一边惊叹。


                          “吃太多了。”

   小松子把腿伸直,我也在同一时间变换坐姿。我回想,我们虽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在交往,这真是幸运又可笑。

                          “轻子好可爱,好可爱。”小松子用手撑着下巴望着我。

                         “吵死了!”


    在我们打闹之时,最后的寿司也上来了。玉似的白米里镶者点点苹果块,鸡柳则卡在其中。小松子先吃了一个,我紧随其后。海苔不硬不软,很合我胃口,天堂之物!我刚抬起头,小松子夹了一个寿司用它抵着我的嘴唇。

                        “啊——张嘴。”

    恭谨不如从命,我一口一口把这个富有爱意的寿司吃了个精光。


   一份完毕,我不顾形象直接躺在榻榻米上。小松子直起身喝了一口水,表情严肃。我以为是我失礼的行为,赶紧坐了起来,她该不会已经讨厌我了?

                         “唔,今天是有些话要和轻子酱说。”

    要分手吗?刚刚也说过要去美国,这就是所谓的离别一餐吧。我磕下眼帘,等待她给我最后的消息。

                           “刚才说,我明天要去美国。”

                            


                            “轻子酱可以一起去吗?”


                               

                             “....轻子酱愿意嫁给我吗。“



         ”抱歉啊突然说这些,哎,你怎么哭了,没事吧?“她见我哭,慌了手脚。

       我眼睛里的眼泪还是流个不停,我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

                             


                             ”谢谢...。“我回答道。

 


                           ”离出发还有段时间,你可以考虑一下。“


                           ”毕竟....。我不能强求你。“



    许久的沉默,我开口了:”我愿意,陪着你。“

    我仿佛看见她眼睛里闪着光。


      走出饭店,天色已晚,外面风呼呼的我感到有点冷。

                    


                           ”美国那边会很冷吗?“


                            ”不会,我会握着你的手一辈子。“


                           ”完全没关联,笨蛋小松子。“


    月光皎洁,照在紧紧握着的两个手上。


——————————招待不周————————————————

稻田

    “能看见稻田是很幸运的事。”我想,“她宛如童话一般。”

       那天Avery拉上我,说,走吧,我带你去看一种好看的东西,你绝对会感动的喔!

       Avery又说,你看见就知道了,它很美妙很美妙。

       她把我从草地上拉起,我们就出发了,穿过许多条大街,甩开一栋建筑又一栋建筑,走了很长很长时间。我开始疑惑起来,说,亲爱的你总该不是让我看这些庞然大物吧?我可不会“感动”。

       Avery说,才不是呢,我也不会感动的。

       又走了一会儿,旁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我看着那广阔的大地,居然有点害怕。突然嗅到一股清香连绵不断。这清香不是女人身上的化妆品,也不是闹市里的烤鸡店。它与众不同。

        这是什么香味?

         Avery兴奋地说,这就是它的香味!

         Avery兴奋的像个小孩,我看着她宠溺的笑笑。她告诉我这叫“稻田”。

        张开嘴却发不了声,我愣住了。……我这是怎么了?我问Avery。

        感动。她微笑着告诉我。

        那么这是第一次。我默默的记了下来。

        很晚我们才离开这里。我一直往回看,直到建筑把他们埋没。应该把他们都推掉才对,我愤愤的说。Avery揉揉我的头。

  

 

        离开稻田后我久久不能平静。想再次回去,但去找Avery,她睡着了,安详地躺在床上,我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自己出发了。

        可惜,我怎么转都出不了这个城市。我气馁不已,Avery出现在我身后。我央求她再带我去一次。

        终于走出了城市,我发现稻田已经不见了,眼前全是垃圾,满天飞的灰尘。

        瞪大了眼珠,我问,Avery,这是怎么回事?

       Avery低下头,细声的告诉我,她已经被城市吞掉了……。

        这下稻田真的成了童话。

  

 ————————————END————————————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你的第一个偶像是谁?为什么喜欢他?我的偶像是钢铁侠!虽然它不是机器人。

大魔法師森書先生 回答:

若要说三次的话第一个偶像就是Owl City,很早很早以前就很喜欢他啦!原因大概是当时听到他的音乐就感觉真的....超戳我!!愉悦。

(知道是系统机器人我还要回复真是没救,但是真的很想告诉大家Owl City!!我一般安利都没人吃,估计是宣传力度还不够大!

松的冒险迷宫村Paro设定<2>

*充满了很多传统日式RPG的要素,仿佛让人回到那个勇者斗恶龙的年代。

*村里居住的冒险者打败怪物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完成探索迷宫和讨伐怪物军团的任务后还会得到强力装备和物品.参加任务如是村长请的话冒险者会得到额外的冒险币。

*六子不为亲兄弟系列,只有jyushi和todo是亲兄弟。

*村子以前有被怪兽毁灭过,只剩下几个人逃亡出来。

*CP走向:主速度,材木数字有。不定期更,谨慎入坑。这次码好了材木啦!私心村长就是我xxx,呜哇...希望不要被打啊ww。

*一个玩石炉玩疯了忘记更的渣滓村长。

*房子:我只能帮到这了,乖乖做邻居吧。

————————————————————————————————

松野空松

职业暂定骑士,血厚攻高。骑士世家,祖传【勇士之铠】。村里的原住民。由于是全村最强肉盾所以除了简单的任务都不得不去。偶尔会收到村长以心疼的借口送来的礼物,但几乎都是铁管....。(送冒险者铁管用来加防御值)。即使经常穿着勇士之铠但是还是莫名的,很痛。是全村公认的好骑(rou)士(dun)。

松野椴松的邻居,两个房子中间有两人一起种的花和树。会把得到的钱用在带椴松去西餐厅,马戏广场等地方。和椴松是非常明显的情侣关系,但刚认识的时候被椴松认为是奇怪的人,——据说是说了很痛的话。

和松野轻松隔道相望,两人算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因为在逃亡中救下了轻松从而认识。这件事被小松君知道后莫名的被请了顿大餐(咦?!。

松野椴松

职业暂定魔法师,由于魔法发动连击效果差,皮脆扑街率高,无法共同提升攻击力,专门提升魔力,综上所述,SOLO能力差。现在正在向大魔导师迈进,可以秒杀部分小怪,可惜后期SOLO还是扑街的命...。一进村就能使用三种魔法:火之魔法,治愈魔法和冰之魔法,是全村第一个能使用三种魔法的法师,因此引起不小骚动。曾经是无间道,但一次炼毒药时被小松发现后因种种原因放弃这门事业,但这件事除了两人和村长以外没人知道。

时不时会叫空松来他家住,据本人解释是怕怪兽来找他,好拿空松当肉盾,但怎么感觉不是这个原因呢,椴君。

是个少女心很强的家伙,会把自己的魔法杖上打蝴蝶结还把自己的法袍染成粉色。被村长吐槽干脆切了当个女孩子多好,当然后来村长被打了。

养了只粉色的可爱章鱼,是20岁生日时十四松送他的礼物,作为回礼也送了十四松一个棒球棍。

隔道相望的小松君经常会带着轻松君来给他送来村长嘱咐的每个星期必吃的蜂蜜。(送冒险者铁管用来加魔法值)。

村长-Yvia

蜜汁职业,性别不明,一个每天缩在城堡里的废物。莫名的会对着小松君和轻松君微笑。真,废物。内心波动不定。胆小怕事。每次供上来的东西都会全部送给冒险者们。....大概就是这样吧,不好怎么说了....。

村子里其余的冒险者:....说好的会写我们呢!!

————————Thank you for watching!————————


松的冒险迷宫村Paro设定<1>

*充满了很多传统日式RPG的要素,仿佛让人回到那个勇者斗恶龙的年代。

*村里居住的冒险者打败怪物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完成探索迷宫和讨伐怪物军团的任务后还会得到强力装备和物品.参加任务如是村长请的话冒险者会得到额外的冒险币。

*六子不为亲兄弟系列,只有jyushi和todo是亲兄弟。

*村子以前有被怪兽毁灭过,只剩下几个人逃亡出来。

*CP走向:主速度,材木数字有。不定期更,谨慎入坑。这次先码好速度和数字的吧XD。

*各位521快乐,表白Uni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松野小松

职业暂定勇者,中后期主力dps输出职业。听说这里有高级酒吧和赌场而来。参加任务积极但总是慢吞吞的到达任务地点。由于下手狠打的痛被村长重视,结果养成了“要你拿钱请我才去”的人渣思想,贪财本性暴露无疑啊小松君。

松野轻松的邻居,据记者先生透露曾多次见他晚上翻窗进松野轻松家,这也是让村长略微头疼的地方。

和轻松君关系似乎蛮好,亲昵的称呼其为阿轻,两人经常组团去刷怪,但得到的东西都让轻松君带回来。

  “好重啊!阿轻!帮我拿一下嘛!”

真是不知廉耻啊...,小松君。对和自己熟悉的人会有保护欲,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有略微的占有欲。


松野轻松

职业暂定弓箭手,皮脆攻击力一般,SOLO能力差,适合群殴。村里的原住民。参加任务积极度一般但接到地址会第一个赶过去。经长期训练能一次射出三支箭或连射五次,是全村最优秀的弓箭手,和村长是熟人。很早就向村长提出了“拜托别拿钱来请我,我会很困扰的”这样的请求,但是每次参加完任务窗台上都会莫名出现几百冒险币。

会偷偷的去花店,布偶店买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被神烦的小松发现。经常会去马戏广场参加Nya酱的各种活动。图书馆和弓箭练习场的常客。

认为小松很烦,很烦!但是每次都无奈的答应各种要求。除了刷怪偶尔会陪小松去村外玩。

是个很好的人,对NPC们(xx)很温和所以蛮受欢迎。但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松野一松

职业暂定忍者,高灵敏职业,可惜攻击力欠佳。是怪兽派过来的间谍,不参加任何刷怪任务,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只觉得这个人好恐怖,又因为下手毫不犹豫,于是称为“死神”。做什么事都很随便,因此参加任务频率不定,就算参加了也是为了钱所以一直走到队伍最末,除非是松野十四松叫他一起去才会提起干劲。

房子在十四松对面,隔道相望。邻居是松野空松,住在家里时对对方要多嫌弃有多嫌弃,并且试图用各种方法整死对方。但自从松野十四松住进村子后就用房子来养猫了,自己却赖在十四松君家里怎么也不肯回去了。因为不想让十四松知道身份所以很少和怪兽那边联系了。

经常称十四松为天使并且很爱护十四松,曾有一段时间被NPC们误以为是“十四松综合病患者”“十四松痴汉”(。),本人对此却并没有作解释于是这事便不了了之。


松野十四松

职业暂定摔跤手,一个普通但比较強的职业。喜欢带着松野椴松送给他的棒球棍。据本人称和松野椴松是亲兄弟。活力很充沛,参加任务积极,虽然一直都想当前锋但一松和椴松总是冲在他前面,对此感到遗憾。

每天早上都会起的很早去剑术道场练习,挥棒。经常带着一松一起去。

对于一松到他家常驻并不讨厌,反倒很欢迎。会和一松一起去看猫,并意外发现是个“猫咪吸引体”。

平时神经大条且奇奇怪怪,但意外的受到大家的喜欢和宠爱。

——————————Thank you for watching.——————————

大魔法師森書先生

森林的故事永远不会停止。
——————————
这里森书/米璐,画风文风皆不定。
十分痴汉共生r@用死扛填平太平洋
最喜欢的是自家狼先生。
欢迎勾搭。围脖走:一只森书